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殿

未能随俗唯求已,除却读书皆让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寻桥之旅——寨口桥  

2010-07-31 01:32:01|  分类: 情系夏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车沿钱茅公路行进,过莲增村,一条山溪涓涓而淌,水势平缓,水质清洌。公路一旁靠着竹林,一旁就依着山溪,不一会儿,溪流却如一个调皮的孩子,离开公路拐了一个大弯,一座石桥静卧在这曲溪之上,这就是寨口桥。

        停车远远地看寨口桥,这是一座半圆形的石拱桥,桥身上布满了各种攀爬植物,石拱依稀可见。桥的四周略显荒凉,溪边长满了各色的野草、野花,连走到桥上的道路都淹没其中。桥的背后,是茂密的山林,群翠印衬着这如月如虹的古桥,使你不得不惊艳于它的美丽。这种美丽就如一个绝色女子,虽然岁月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,但越发显得端庄和大方,令人肃然起敬,不敢有半点亵渎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沿着依稀可辨的小路,我走到了寨口桥的上面,虔诚而仔细地观察起这座古桥。

        这确实是一座建筑十分精美的桥,桥礅是用方石纵向并列重叠砌筑,桥拱用整块长形石条横向砌筑,彼此拼合得严严实实,相互支撑。我不知道这一纵一横之间到底有什么奥妙,竟能如此牢固地支撑这座古桥。桥长约30米,两边各有20级左右有台阶,均用整条石条铺设而成,宽约2米多,两边的桥栏石用整块石板做成,高约半米,桥栏之间有石柱相间,石柱高出石栏一截,上面雕刻有石狮子。不过十根柱子上只剩下四只石狮子,还有六只据说“文革”时被当作“四旧”铲除,剩下的四只,也有明显的削痕,但依然可以看出当时雕琢的精良。桥面上用五块石板,中间一块正方形,四边为形状相同的梯形,拼合得严严实实。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,无论是桥面还是台阶都结合得严丝合缝,竟没有一丝的开裂,让人不觉惊讶于古时匠人的高超技艺和一丝不苟的筑桥精神。如果让现在某些造桥人来看看,一定会让他们汗颜,说不定直接跳到这桥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桥西约二十米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凉亭。凉亭已略显破败,亭内杂草丛生,却有一块碑,名为《桥碑记》,文字磨损严重,已难辨认,只有落款“大清光绪十二年八月”一行字,较为清晰。这可能是此桥重修的年代,至于这座桥到底始建于何年,已无从考证。但是从传说中越王曾领兵扎寨于此,故名“寨口桥”来看,此桥历史应该十分久远。

  亭柱上有两副柱联。《桥碑记》石碑两旁一副写道:“成桥成亭成就诸公千古德;可渡可憩可安沈子九原心”。对面一副说:“遗绪尚存十二人续禹之绪;建功不朽数百年流汝之源”。这两副对联都是赞颂出资建造此桥此亭者的。

    “寨口”这一名字,却与四周的荒凉形成了如此巨大的反差。“寨口”本应是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之处,现在却人迹罕至,荒芜一片。这之间到底有多少沧海桑田,经历了多少世事变迁,也许只有古桥记得最深。

        这座位于紫岩山与莲花岗脚下的石拱桥,桥下如今是一条山溪,据说过去曾是一条能通航大船的河流。桥洞石上,至今还留有纤绳勒出的深深痕迹。曾地处交通要道,东接夏泽、横山岭下、漓渚,西通夏履、钱清、萧山,南连叶家山顶和诸暨,北邻西路、陌坞与柯桥。多少人离开家乡为生计奔波,寨口桥是他们永远的记忆;多少人少小离家老大回,寨口桥是他们回家的向导。

    而今穿越它身边的公路让它不用再见证人间的悲欢离合,它变成了一段历史,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的辉煌的如今的寂寞。可是我的心里,却希望永远不再有人去打扰它,就让它静卧在那青山绿水之中,为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份美丽的遐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