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殿

未能随俗唯求已,除却读书皆让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境由心生——读柳永词  

2012-02-28 23:53:50|  分类: 读书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喜宋词,常呤诵,风格上更喜欢苏东坡和辛弃疾这样的豪放派,对于婉约派代表柳永的词作,不是特别的喜爱。除了一首《雨霖铃》和一首《望海潮》记忆比较深刻,其余的都不是很熟悉。近段时间,有空读了几首柳永的词,被词中空灵的意境和入神的描写深深折服,眼前经常会浮现出这样一副情境:一位清秀俊郎的白衣卿相,衣袂飘飘,伫立在江边的一个亭子里,眼前是烟水茫茫,远处是雨收云断,凝望着故乡的归路,思念魂系梦绕的亲友,情不自禁地发出感慨:“不忍登高临远,望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……”

关于柳永,大家公认他是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永,字耆卿,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。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,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,创作慢词独多。铺叙刻画,情景交融,语言通俗,音律谐婉,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,人称“凡有井水饮处,皆能歌柳词”,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。

而词之外,关于他的故事也让人唏嘘不已。

柳永年少有才,个性张狂,自恃“多才多艺善词赋”,以为考个进士,中个状元是唾手可得的事。谁料初次赶考,竟然名落孙山,沮丧激愤之余,写下了一首改变他人生的《鹤冲天》——

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 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?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狂荡?何须论得丧。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饷。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!

这首词,既有柳永反叛精神的写照,也可以看出一个涉世未深年轻人的满腹牢骚和未料落第的自嘲:这次落第,只不过是“偶失”,既然没有上榜,我就不要这个“浮名”了,换成“浅斟低唱”不也是一样的人生。

谁料此词广泛流传,也传入禁宫。仁宗初年,柳永再次赴考,本已得中,谁料仁宗皇帝见是柳永,便批示:“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?”。皇帝和柳永开了一个玩笑,柳永也和皇帝开了一个玩笑,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。从此他纵游娼馆酒楼,嬉笑行乐间将艳词发展到了中国诗词的顶锋。他四处游历,创作了大量抒写羁旅行役之情的慢词。世上少了一个当官之人,却多了一个流芳百世的词人。

然而柳永的内心里,还是希望自己能获得功名,毕竟“学而优则仕”是中国文人终极的目标。柳永虽然表面上无意功名,但从他的词作中,还是隐约能看到他内心深处的挣扎,希望自己能成卿为相——

“览景想前欢,指神京,非烟非雾深处。”(《竹马子》)

“杳杳神京,盈盈仙子,别来锦字终难偶。”(《曲玉管》)

“凝泪眼,杳杳神京路,断鸿声远长天暮(《夜半乐》)

……

京都始终是他不能忘怀的地方,既因为京都的酒肆歌楼,更因为京都的功名利禄。所以柳永一直挣扎在入世与出世之中,徘徊于浮名与浅斟低唱之间。对灯红酒绿的向往,与身处异乡的彷徨,纠结成内心无尽的苦闷。这样的心境里去看周边的景和物,一切都是无尽的萧索,无穷的冷落——

“一望关河萧索,千里清秋,忍凝眸。”(《曲玉管》)

“凄然,望江关,飞去黯淡夕阳间。”(《戚氏》)

“异乡风物,忍萧索,当愁眼。”(《迷神引》)

“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是处红衰翠减,冉冉物华休。”(《八声甘州》)

“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蔼沉沉楚天阔。”(《雨霖铃》)

“极目霁霭菲微,暝鸦零乱,萧索江城暮。”(《竹马子》)

……

这样的词句,表达的词人对长年游徙的极度厌倦,夹杂着一丝痛悔心理,又有对远方佳人的怀念。因此,就算旅途的景物最好,他用一双“愁眼”去看,都是那么的萧瑟添愁。

于是温暖的太阳,在柳永的眼里,成了“残照”、“残阳”和“残日”——

“芳草连空阔,残照满,佳人无消息,断云远。”(《迷神引》)

“南楼画角,又送残阳去。”(《竹马子》)

“残日下,渔人鸣榔归去。”(《夜半乐》)

于是皎洁的月亮,在柳永的眼里,成了“残月”和“冷月”——

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”(《雨霖铃》)

“月露冷,梧叶飘黄。”(《玉蝴蝶》)

于是鲜艳的红色与绿色,在柳永的眼成了“惨绿愁红”;高洁的荷花与柔美的杨柳,在柳永的眼里,成了“败荷零落,衰杨掩映”;天上的云朵和大雁,被他看作是“断云”和“断雁”;就连高声嘶叫的鸣蝉,也被他称为“残蝉噪晚”和“高柳乱蝉嘶”……

 在他的词里也有“佳人”,“妆楼”“红翠”,但都是“误几回,天际识归舟”的怨妇 ,或者是“无言有泪,断肠争忍回顾”的送客。

所以,柳永“阻追游,每登山临水,惹起平生心事”(《曲玉管》),境由心生,这样的心境之下,怎么会有好情致?

年近五十的柳永总算登上了进士及第,开始了从政生涯,虽然做的只是一系列小官,和他心中的为卿相差太远,但他还是很认真的去履行一个官员的职责,并为做官进行了自己人生的大改变。从此之后,他不再写艳词软曲,转为一本正经的高唱正气歌。其中的《望海潮》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的作品,这是我看到柳词中为数不多的歌颂美景,没有一丝忧虑的词作。

“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 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  重湖叠巘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萧鼓,吟赏烟霞。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”

据说这首词流传到金国,皇帝完颜宗弼有一次读到此词,忍不住大声说:“如此胜地,不去枉为人间一遭也。”遂下定决心引兵南侵。如此看来,吹牛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柳永也不例外。但愿这只是一个传说。

一个人,最狂妄的有时候也是最谦卑的,最郁郁时也蕴涵了最浓浓得风情,最欢乐的有时候也暗藏着最伤心的事。柳永的一生,就是最好的写照。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8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