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殿

未能随俗唯求已,除却读书皆让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豪放中的无奈——读辛弃疾词有感  

2014-05-06 16:58:43|  分类: 读书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那日随意翻看宋词,读到了辛弃疾的一首词《卜算子·齿落》:

“刚者不坚牢,柔者难摧挫。不信张开口角看,舌在牙先堕。已阙两边厢,又豁中间个。说与儿曹莫笑翁,狗窦从君过。”

不禁捧腹而笑,眼前浮现出一个双腮微陷,牙齿掉落,张口露风的可爱的老头形象,他对着面前的孩子们开玩笑说:“刚硬的不坚固,柔软的却难以折断。不信你看我的嘴里,舌头在而牙齿却掉了。已经缺了两边的大牙,现在又缺少了中间的一个。说给你们这些孩子听,你们可不要嘲笑我,这个狗洞,你们可以从这里钻过去。”笑过之后,却是一阵心酸。

中国文学史上,韩柳文,迁光史,李杜诗,苏辛词是中国文学最高成就的象征,所以一直以来,我对辛弃疾的词也情有独钟,呤颂过很多他的作品,印象中辛弃疾的词充满了豪迈的气概,以苍凉,雄奇,沉郁为主导风格,意境开阔,气势飞动,多用比兴,博征典故,语言繁富.。

先看他的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,这是一首被明代杨慎在《词品》中誉为辛词第一的词作。

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。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,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。人道寄奴曾住。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

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。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
这首词旁征博引,将历史典故用到极致,借古讽今,嗟叹自己壮志难酬。词的上片怀念孙权、刘裕。孙权坐镇东南,击退强敌;刘裕金戈铁马,战功赫赫,收复失地,气吞万里,写得如此豪迈。下片引用南朝刘义隆冒险北伐,招致大败的历史事实,忠告韩侂胄要吸取历史教训,不要草率从事,接着用四十三年来抗金形势的变化,表示词人收复中原的决心不变,仍然充满了豪气。然而结尾的“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三句,又何等的悲愤与无奈。一方面是他虽然年老,却仍然渴望像廉颇一样报效国家。另一方面,朝庭又不能好好用人才,一腔热情报国无门。

他的另一首爱国词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,同样也是这样的风格: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”

读此词,先闻其声,“梦回吹角连营”,次观其速,“马作的卢飞快”,再看其势,“五十弦”言其多;“天下事”言其大,真正是磅礴气势,气吞山河,是何等的凛然与大气!然而在这样的豪迈之中,结尾的一句“可怜白发生”,将词的风格从雄壮转向了悲壮,将深藏在心中的那份壮志难酬的无奈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。

这样豪迈中透着无奈的情绪,贯穿在辛疾疾的很多作品中。如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、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、《木兰花慢·滁州送范倅》等。这与辛弃疾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。
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字幼安,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山东已为金兵所占。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,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任职期间,采取积极措施,招集流亡,训练军队,奖励耕战,打击贪污豪强,注意安定民生。一生坚决主张抗金。在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等奏疏中,具体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,对夸大金兵力量、鼓吹妥协投降的谬论,作了有力的驳斥;要求加强作战准备,鼓励士气,以恢复中原。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,均未被采纳,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,曾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饶、铅山一带。年老时一度被弃用,不久病卒。这样的人生经历,让他空有一生抱负,眼睁睁地看着故乡沦落而无法收复。

越到老年,无奈的情绪越来越深,而豪迈的气概却渐渐淡去。他的一首《鹧鸪天·鹅湖归病起作》应该是他晚年之作。

“枕簟溪堂冷欲秋,断云依水晚来收。红莲相倚浑如醉,白鸟无言定自愁。书咄咄,且休休,一丘一壑也风流。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觉新来懒上楼。”

这首词,已经没有了早年的豪迈,似乎只留下病后虚弱的平常话,而实则写壮志成灰的悲愤和老却英雄的叹息,写得沉郁悲壮。

回到本文开头的那首《卜算子·齿落》,辛弃疾以近乎戏谑的语言,说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在辛弃疾的词中,并不多见。作者用开玩笑的方式,表达了一种深深的感慨和无奈:刚直不阿者为世俗不容,圆滑奉承者却活得很好!

    现实生活中,总有一些人因为刚直的个性,时不时地碰几个头。直言得罪了领导或下属,率性让人觉得不够成熟。渐渐地,就会希望自己能圆滑一些,用圆滑去适应别人,用圆滑变得更世故一些。可是,勉强而为的事情却总是做不到那种自然的圆滑,反而将自己弄得身心俱疲,最终还是回归到自己本质的性格中去。

其实这个世界也并不是只有圆滑才能生存,总觉得圆滑处世,阿谀奉承以求名利者,并不比陶渊明的“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之乐来得幸福。这个世界是公平的,并不是忠直之人永远受屈,而圆滑之人永远得意!就如同后人总是怀念辛弃疾而并不记得那些投降派一样。

倒是辛弃疾的田园词,却又是另外一种风格,他的《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》,描写的是人们熟悉的月、鹊、蝉、蛙、星、雨、店、桥,然而诗人却把这形象巧妙的组织起来,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恬静的美,是何等的轻柔!他的《清平乐·村居》描绘一个五口之家虽然清贫,却怡然自乐地生活,是何等的温馨!或许在词人的心目中,这才是他真正向往的恬静生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44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