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殿

未能随俗唯求已,除却读书皆让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豪放中的柔情——读苏轼词  

2014-06-08 00:51:06|  分类: 读书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自晚唐五代“花间词”开始,便奠定了“词为艳科、香软柔媚”的基调,发展到北宋中期,以柳永为代表的婉约派,将宋词的“柔情”表现到了极致。

从苏轼开始,一改宋词“倚红偎翠、浅唱低吟”的风格,拓展出一片新的领域,登临、怀古、贺寿、悼亡、村野、闲适等皆可入调,苏轼是文学史上集大成者,散文、诗词各方面都有众多传世之作,开创了宋词”豪放派”的先河。

一提起苏东坡,人们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幅这样的情景:一位峨冠博带、美髯飘逸的士大夫,举杯问青天:“明月几时有?”他的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可谓是家喻户晓,脍灸人口,是苏词的代表作,但是这首词并不是他豪放词的代表。虽然有“把酒问青天”豪迈,有“我欲乘风归去”的豪情,但更多的是对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“的感慨和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蝉娟”的祝福。

真正代表着苏轼豪放风格的词,应该是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——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

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

在古战场赤壁,词人面对着滚滚东逝的江水,欣赏着波澜壮阔的江景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三国时代。词的上阕是对雄奇壮阔的自然景色的赞美,下阕写对英雄人物的无限敬仰和对自己在政治上失意,无法施展抱负的无奈。整首词意境开阔博大,立意高远,思绪上下古今,纵横千年,体现出一种壮美。这首词是苏轼豪放词的代表作,奠定了苏轼作为豪放派开创者的地位。

苏轼的豪放中透着潇洒,这与词人浪漫天真的个性有关。他的一首《定风波·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》就是他这种个性的写照。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写这首词的时候,是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为黄州(今湖北黄冈)团练副使的第三个春天。词人与朋友春日出游,风雨忽至,朋友深感狼狈,词人却毫不在乎,泰然处之,吟咏自若,缓步而行。

上阕写雨中之景。“莫听穿林打叶声”,很好的喧染出了当时雨势较大,雨滴打在树叶上,声声作响,然后词人却“莫听”,不去管风急雨骤,照样“吟啸”着“徐行”,而且自我感觉很好,虽然穿着“芒鞋”,柱着“竹杖”,感觉比骑马都要爽,心中升起一股豪情: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

下阕写雨后之景。雨过天晴,风吹酒醒,斜照相迎。词人不由得发出了感叹: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这是包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,道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间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: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,同样,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、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?

读这首词,你会感受苏轼的豪气、领略他的潇洒,体会他对人生的豁达。然而,他在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中的豪放,又是另外一种风格。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
这首词中的豪放可以用一个“狂”字来概括,尽管只是“聊发少年狂”,但是“狂”的实实在在,酣畅淋漓。上阕“牵黄擎苍、千骑相拥、亲自射虎”生动地描写了当时的狂态、狂意。下阕“酒酣胸张、鬓霜无妨、挽弓满月”又形象地写出了当时的狂情、狂性。

词中的“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”,是一个典故。据《汉书·冯唐传》记载:汉文帝时云中太守魏尚抗击匈奴有功,但因报功不实,获罪削职。后来文帝听了冯唐的话,派冯唐持节去赦免魏尚,仍叫他当云中太守。此处用典,将一位两鬓微霜而壮志犹存的志士形象腾跃纸上。

读了这几首词,不要以为苏轼的词豪放而缺少柔情,他同时也写下了许多柔情百转的词作。一来宋词本来更能表现“柔情”,二来在苏轼的内心世界里,也有缠绵悱恻柔肠万结的时候。同样是《江城子》,他的一首《江城子·记梦》,却让人读后唏嘘不已、热泪盈眶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开篇顿入正意,“生死”二字总领全词。十年阴阳相隔,生者,死者,音容两相渺茫。 “不思量”原是最思量,长思量故而“自难忘”。十年间,不但生死相隔,而且地理相距千里,心中的凄凉无处诉说。如果能见上一面,那该有多好啊!十年间,词人经历了宦海沉浮,经受了亡妻之痛,体会到机体的衰老,在精神、身体两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变,不得不感慨:“纵使相逢应不识”。

下阕转入记梦,梦中爱妻临窗梳妆,情态容貌依稀当年,本该是尽情“话凄凉”之时,却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。这两句与柳永在《雨霖铃》中的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咽噎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梦中相见太突然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“相顾无言”,一任泪流满面。亡妻安葬处,苏轼为其种了许多的松树,明月夜,短松岗,是伤心之时,肠断之处。

此词描写梦前、梦中、梦后,虚实结合,跌宕顿挫,用平实的语言抒写深婉至情,写出了对亡妻生死不渝、刻骨入髓的思念。

这样婉约风格的词作,占了苏轼词作的很大一部分。但是与传统的婉约词相比,苏轼的婉约词格调更加高雅、感情纯正,是对婉约词的一种继承和发展。他的一首《水龙吟·次韵章质夫杨花词》就是苏轼婉约词的代表。

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梦随风万里,寻郎去处,又还被莺呼起。

不恨此花飞尽,恨西园落红难缀。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?一池萍碎。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

词的上半阙意在写物,描写杨花的随风飘零和若即若离。杨花的本质,似花又不是花,无人怜惜,任其飘零。“抛家”本是无情之举,但它“傍路”又露难舍之意,道是无情却有情。词人将杨花比作思亲的少妇,纤细的柳枝,犹如思妇离愁百结的柔肠;鲜嫩的柳叶,仿佛思妇欲开还闭的娇眼。描写细致生动,杨花飘忽迷离的状态跃然纸上。

词的下半阙旨在抒情,感叹春光一去不复返的遗憾、惜春之情。柳絮飞尽,已是暮春时分,百花凋零,恨春光不再,表惜春之情。晨雨过后,柳絮化作浮萍——不忍看着它消逝,只能借此聊以自慰。春色留不住,终是离去,二分归于尘土,一分归于流水。仔细看来,池上的浮萍不是柳絮,却是离人的眼泪。

全词写得声韵婉转,情调幽绵。成为咏物词上独领风骚的一首婉约词。

读苏轼的词,可以感受“大江东去浪淘尽”的豪迈,领略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洒脱,体会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“的旷达,品味“谁见幽人独往来”的寂寞……也能读出“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”的柔情,读出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的至情。

这就是苏轼豪放中的柔情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