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殿

未能随俗唯求已,除却读书皆让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“双抢”的日子  

2014-07-25 00:41:55|  分类: 人生感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时令已过大暑,天气也已经进入了“烧烤”模式,气温虽不如去年那么疯狂,却也有三十七八度的高温。这样的日子里,坐在空调房里玩电脑、看电视大概是现在孩子们的日常生活。然而如我这般年岁的人,十多岁开始,在这个一年最热的季节里,却要经历一年最繁重的劳动——夏收夏种。

家乡绍兴号称“鱼水之乡”,河网密布,降雨充沛,农作物以水稻为主,一年两熟,五月间种上早稻,到了大暑前后,早稻成熟。夏季多台风、雷阵雨等,需要及时收割、翻晒、入仓。然后又必须在立秋前种上晚稻,时节不等人,错过时节就会影响晚稻的产量,所以人们也把这个过程称为“抢收抢种”,简称 “双抢”。

我能够参加“双抢”劳动的时候,已经分田到户,我家有三亩多田,相对来讲不算多。父亲母亲带着我和弟弟,四个人既分工又合作,要经历收割、脱粒、翻晒、收藏、上水、耕田、平整、拨秧、插种等程序,其间除了脱粒、上水和耕田借助机械之外,其他都是靠人力,总共要十多天时间,才能完成“双抢”任务。

父亲早早的准备好了镰刀、铁耙等农具,还有化肥、农药等。等到早稻垂下头,父亲说,明天可以收割了。于是,我们便磨拳擦掌,准备“双抢”战役的开始。

为了避开正午炎热的暑气,沉睡在清晨美梦中的兄弟俩,早上四五点钟的时候就被父母亲叫起来,选好自己认为最锋利的镰刀后,便开始在朦胧的天空下开始收割早稻了。割稻是件累活,弯腰低头,左手握住稻草中部,右手用镰刀沿稻草的根部割下,一般十二株为一把,放在田间。刚开始时不觉得累,才过一会儿,腰就开始酸痛,不知不觉地就蹲下去割,这样就会影响割稻的速度,而且双手配合也会有一定的影响,一不小心会割伤手指。所以父母都会提醒我们不要蹲着割稻。真的腰酸了,就直一下腰。到后来,直腰的次数越来越多,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好在稻田里随时会出现的那些趣事让我们暂且忘记了辛苦。田间飞过的鸟雀,跳跃的蚂蚱,鼓气闷声的蛤蟆,土壤里钻出的泥鳅、黄鳝,都会带来一阵阵惊喜。当然也有四脚蛇,水蛇等让人恐怖的动物,有时会躺在割好的稻禾把下,用手一摸,那种冰凉的感觉足以让我们魂飞魄散。

太阳出来了,天气一下子燠热起来,割稻就更辛苦了。这时候确实需要有一定的毅力和坚持。有时候暗暗给自己定个目标,如割二十把才能直一下腰,割到前面某个特别长的水稻才能歇。割完一茬稻,咬咬牙又开始新的一茬。这时候不但腰酸,握稻把的手也开始酸了。脸是除了汗,还有被稻草划出的小口子,被汗水一浸,火辣辣地疼。到了八九点钟的时候,太阳开始发威,这时会真正体会到“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”的辛苦。

终于割完早稻,还没喘一口气,就得用电动打稻机脱粒了。夏天多雨,如果让不及时脱粒,一场大雨后,水田会泥泞不堪,既增加脱粒的难度,也会让稻谷发芽,影响谷粒的质量。

脱粒可以借助机械,是一个用电动机带动的带铁刺的圆滚筒。用双手紧紧抓住稻把,将稻穗按到滚筒上,不一会儿,谷粒连着一些草皮就卷到了稻桶里。看上去是一件简单的活,实际上也有一定的危险,如果稻把抓得不紧,就会整把卷到稻桶里。所以脱粒一般不让小孩子去做,小孩子就只能帮大人把摊在田间的稻把捧在一起,方便大人们脱粒。等到稻桶满了,父亲就挑着稻谷担子,将脱下来的稻谷摊到家里的道地上。

完成脱粒后,还得将稻草扎成把挑回家,晒在路边空旷处。这可是家里半年的燃料。

之后分工开始开始明确。母亲主要负责稻谷的翻晒和清理,父亲负责向田里灌上水、请人用拖拉机翻耕。我和弟弟也可以趁机休整一下,美美地睡个午觉之类的。当然也不能完全安稳。如果午后有一场雷阵雨,我们就得帮母亲一起把晒着的稻谷赶紧搬进屋里。所以这样的休息往往也是在一惊一乍中度过的。

等水田翻耕好,父亲先用铁耙将田平整一下,然后用一块木板压上点重物,在水田里左右前后拉一遍,使水田更加平整。这时候的水田看上去平静如镜,但水被灼热的阳光烤得火热,如果是在正午,还真不敢走到水田里。

接下来就是“抢种”了。拔秧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,坐在一个小凳子上,双手如同小鸡啄米般地轮流拔秧。用力要适当,太重了会拔断秧,太轻了又拔不起。等双手都有满满一把了,就用稻草将两把秧交错捆在一起,农村人很形象地称为“老娘抱子”。拔的时间长了,腿脚处隐隐地痛,就知道又有蚂蟥在叮了。

待种的水田先用田丝分好每茬的宽度,将拔起的一个个稻秧,均匀地扔到水田里,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道程序——插秧。插秧一般一茬六株,双脚中间两株,左右各两株。插秧的水平高不高,反映了一个人干农活纯熟的程度。一个插秧高手,弓身弯腰,双脚匀速后腿,左手拿秧,用大拇指和食指均匀分出一小缕秧苗,右手食指和中指接过这一缕秧苗,顺势插入泥土里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。据说真正的插秧高手,插完一茬秧,连衬衣上也不会有泥点。我等当然没有这样的水平,种上一两茬,就浑身溅满泥水,如同大花脸一般了。相比割稻,种田还比较凉快一些,而且双脚陷在泥中,相对弯腰也不是太累。大概两天时间,整块水田上就布满了绿色。

一场“双抢”就这样结束了。人也累得差不多,而且手上、身上都是伤痕累累,皮肤粗糙地如同麻袋皮一样。但是劳作之后的收获还是让人感到欣慰。

大概96年前后,我家的水田被征用了,建起了厂房。之后的夏天,就没有了“双抢”,变得悠闲起来。现在,整个村已经没有了多少田地,我们的后辈,或许再也体会不到耕作的辛苦了。不过现在就是有田地,也实现了机械化,种田也不是苦活与累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